EN [退出]
金露露>中国新闻

_广东封开8楼倒塌疑机井震裂地基 原因仍在调查

2017-11-21 19:38
封开8栋居民楼先后倒入穿城而过的贺江。赵洪杰肖辉龙摄

封开8栋居民楼先后倒入穿城而过的贺江。赵洪杰肖辉龙摄

贺江沿岸,封开县江口镇有8栋楼房倒入江中,引起社会极大关注。前昨两天,南方日报记者第一时间赶赴现场,还原事件真相,调查灾害发生的历史、地理等原因,揭示类似区域的危险隐患,也探讨如何防止再次发生此类事件,寻求根本解决之道。

前晚,封开县副县长梁汉荣站在泛光的贺江边,看着像“多米诺骨牌”一样倒掉的8栋楼房,对南方日报记者说:“这是不幸中的万幸。”

8月10日,封开县并没有出现降雨,更谈不上河水猛涨,但江口镇东方二路原预制件厂至原粤丰实验厂职工宿舍楼河岸路段,8栋居民楼像翻跟头一样先后倒入穿城而过的贺江,但没有一个人受伤。

 受影响的44栋楼已进行监测

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,塌楼前夜,梁汉荣在沉睡中第一时间获知房屋出现裂缝的消息,所以翌日封开县政府得以及时疏散群众,避免了人员伤亡。

53号塌陷楼房的房主与梁汉荣相识。10日凌晨,这名房主睡梦中听到楼板在响,下楼查看发现院子里原本相连的副楼和主楼已经分开10多厘米。梁汉荣说:“他连夜给我打电话寻求援助,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”

当日下午3时前,危险区域的254名群众全部转移。4时10分,第一幢房屋发生坍塌。由于措施得当,疏散有序,至第一栋楼房开始塌陷前,楼内居民已全部被安全转移。

当天下午,共有137名受灾群众被安置在江口镇实验小学宿舍,117名受灾群众投靠亲友。随后,大部分居民亲眼目睹了自家楼房轰然倾覆在江边上。

前晚,封开县飘起小雨,记者在现场发现,当地政府已开始在危险区域拉起警戒线竖立警示标志牌,并在外围砌砖墙进行隔离,还派出民警和治安员24小时在44栋人员已清空的楼房附近值勤,以防有人进入危险区域,同时保护这些楼房内居民财产的安全。

而在受影响的44栋楼内,尤其是出现明显裂缝的房屋,有关部门已经进行裂缝贴纸监测,并对受影响的河岸边坡进行立桩监测。

南方日报记者在现场听到一位官员感叹,“当时向省里汇报,主管领导都表示怀疑,8栋楼瞬间就没了,却没有一个人受到伤害。”

“修筑防洪堤坝,成本巨大价值不大”

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,贺江西岸长达700米的沿江房,长期存在地质灾害隐患,但基于历史、地理和经济等原因,一直没有得到根本解决。

倒塌楼房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梁汉荣告诉南方日报记者,当时在报建程序不是很严格的情况下,江口镇的一些居民、渔民和农民陆续在贺江西岸的东方二路报批建房,“如果换到现在,肯定不允许他们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建房。”

从广西流入的西江和湖南流入的贺江,汇集该镇进入广东,江口镇在两河交接的腹地内,背面靠山,两侧临江,老县城只有1.5平方公里。

“河对面的山推平、321国道修建后才有了新城,之前建设用地非常紧张。”封开县国土局林局长表示,山区县捉襟见肘的土地资源,是这些临江房能够批建的重要原因。

前晚10时许,肇庆市委书记覃卫东连夜赶到封开,到地质灾害现场察看,并与国土、水利部门专家商讨进一步处置措施。在现场查看时,覃卫东用手电筒反复查看发现,一些未塌陷的楼房临江窗外便是滔滔江水,楼房的支撑柱立在了江边的草甸里。

更为危险的因素是,封开县城所在地江口镇,素有“不设防”之称,这些临江房不可避免地会被洪水日日冲刷。

梁汉荣告诉记者,十几年前有关专家组曾论证过这里的防洪形势,由于该镇地势低洼,每年都会被淹,但修筑堤坝不仅成本巨大,而且“价值不大”。

“警戒水位是18米,达到21米时就会淹到县城,但有时最高水位达到25米,可以想象如果修堤坝,那需要像城墙一样高。”

由此,江口镇也成为西江流域唯一不设防的城镇。覃卫东深夜探访时,反复询问当地政府居民楼外是否建设过挡土墙,答案是否定的。“长期浸泡冲刷,造成地下基础不断被掏走,而且土壤变疏松。”他向在场的官员说。

“楼倒后,我们也发现这里的土壤像有机肥一样松。”封开县政府一位官员回应覃卫东。

另外,面对年年习以为常的洪水,当地居民似乎也放松了警惕。但地质变化并不在普通人的经验范围内。梁汉荣说,这些年贺江水位有所下降,河床也在变低,“有些变化无常”,人们已经不能通过经验确保安全无虞。

 河水长期浸泡导致塌楼?不得而知

前晚,江口实验小学的学生宿舍楼灯火通明。电风扇呼呼地转个不停,刘娇和自己的三个邻居,正坐在草席上,一边乘凉一边发呆,心中始终不是滋味。

到昨日,省市专家联合调查组仍在调查居民楼房倒塌原因。根据专家组的意见,当地将继续扩大警戒范围,但楼房是否只是因为河水长期浸泡导致塌楼不得而知。

但对于两年内接连出现塌楼(2009年附近也有一栋楼倒塌),刘娇和她的邻居有自己的看法,综合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。

一是水道排水造成房基泥土松散。“我姐姐家(房子),去年倒了一次,今年上半年又塌了。”对于姐姐家的遭遇,刘娇怀疑说,在姐姐家的房基下有地下水道常年排水,造成地下泥土松散,从而使本不牢固的地基变得更加松散。

二是水电站放水冲走河床泥沙成沟。“地基常年受江水的冲击,几年下来,楼房靠江水一侧的地基下,也就只剩下很少的稳固泥土了。”刘娇感慨地说。

三是房前机井剧烈钻孔震裂地基。居民称,西江一桥的建设导致很多房屋被拆迁,原住居民要搬到她们所住的街道旁。建房的机井钻就在倒塌楼房前几米远的地方。

但江口镇的李镇长却表示,该工地是政府批准建设的贺江一桥扩建工程拆迁安置房,使用的打桩机是螺旋型机械,工作时不会产生震动。10日上午10时许,国土局和县相关领导赶到现场,才制止基井钻施工方,立即停机作业。

南方日报记者求证是否存在上述问题,封开县政府并没有承认。

昨日上午,肇庆市、封开县再次开会研究具体解决措施,是迁建还是修筑河堤,仍在激烈讨论中。而据1992年同济大学教授的规划,仅修建大堤就需要6个亿,这个数字对封开来说相当于“天文数字”。

至南方日报记者截稿前,长期处在危险中的东方二路居民楼将何去何从,还不得而知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w7noz.ddqdgj.cn/roll/pc1pz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1 19:38

五菱宏光s价格  我爱男闺蜜莫小康表白  数独  扬州大学研究生院  adobe illustrator  路虎是哪个国家的品牌  赤裸特工完整版哪里看  狗智商排名哈士奇  d6403  沈阳百姓网征婚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广东封开8楼倒塌疑机井震裂地基 原因仍在调查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合川李金龙简历_“绝当”频现愁坏典当行 千万豪宅现“逾期”个案